良种展示

  • 科研动态
  • 近日要闻
  • 媒体扫描
  • 头条新闻
  • 学术活动
  • 信息公开
  • 讲座预告
  • 中科院头条
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良种展示 >

遗憾便还以古迹的沉思高原的奇伟

  • 发表日期:2017-09-16 14:38
  •   赴梦。总是波折弄人,一波三折焦游魂
      
      终于要实现去桑科儿草原旅游的梦想了!
      
      想想,要去桑科儿草原旅游的话题,竟说了已经十年有余了。总是耽于这样那样的原因,一直未能成行。愿望成了想望;想望成了奢望;奢望最后成了梦想。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古韵,便不时浮现于残乱的梦魇之中,瘦了念想。
      
      那就带上酝酿了太久太久的期望,带着妻子的惊喜,带着女儿的欢呼雀跃,上路吧。尽管七月莫来由的多雨,曾一次又一次地缓了行程,寒了焦灼已久的渴念。毕竟,出发了,我与梦想的距离,便近到了触手可握!
      
      八月六日,是个经历了千挑万捡的日子,与尚古却也迷信的黄道吉日无关,却与总是错误百出的天气预报有关。晨曦初露,旭日尚早,老婆孩子们的喧哗,就一路撒向了兴奋莫名、激动万分的旅程。
      
      可为什么通向梦想的道路总是那么曲折呢?!先是最近的那条路突发泥石流,断了,疏通无期!接着是先进却也白痴的车载导航仪,总是引领最远的路线!舟曲,迭部,临潭,卓尼,合作,一个地名,就是一段颠簸,一段疲惫!
      
      当合作的同学,让哈达和美酒在山梁上等成焦灼的时候,当夏河提前安排的同学,把月亮等得无数次用流云擦拭睡眼的时候,当草原即将安然酣眠的时候,我们终于到了!
      
      张开怀抱,张开怀抱我只想说:桑科儿,我的梦想,我来了!
      
      圆梦。莫道风景误遥想,现实真切,纵使残缺还赏
      遗憾便还以古迹的沉思高原的奇伟
      夜月浓睡。夜宴的帐篷独自醒着。且就着满桌的藏族风情,来一杯醇香的青稞酒,深碰友谊,洗脱旅途劳累无数。烤全羊喷香,正好,和着高亢的藏歌,和着激扬的锅庄,走向浅浅的睡眠……
      
      孩子们的欢叫,唤醒了早晨。薄云轻笼,远山飘渺。悠闲的马儿,用随意的蹄点,弹奏露珠儿的晨曲。延绵的帐篷,一点一点从夜晚醒来,在旗幡的指引下,静泊于沉静却又起伏的绿之上。
      
      没有一望无际。高原有高原的风骨,攒一些起伏涌动,晾几许延绵不绝。也没有多少此起彼伏的野花儿。只有平淡无奇的草们,紧握着,持续不断的占领和拼争。如果没有硬化的水泥路面多好。如果没有汽车和摩托车这些疯狂的钢铁多好!也不要帐篷的连营,让它们散落在草原上,散落成星星点点的野蘑菇,被一根两根的炊烟悬着多好!
      
      还是收回狂想。不妨像孩子们那样,打马草原,在有限的驰骋里,遥想。也应该选一处幽避的去处,尽量避开电杆的挑衅,避开一切人为的凿痕,作寐想状,留影,掩盖欲说还休的怅惘。然后,买一串狼牙的饰品,以便作为掩饰和招摇的凭证。
      
      La bu leng寺是一个敏感词,那就不进去了,只在远远的地方,看看。宗教也许能让人沉静。
      
      那缓慢降落的,可是我积攒了那么久的梦想?!
      
      梦落。纵然回程也曲折,归来,收获独自细盘点
      
      八月八日,踏上归途,又是缠绵淅沥的雨,一路伴随行程。又是滑坡相阻,把额外的一夜,留在了舟曲。铁尺梁的浓荫,在绵密的雨中,见证了我们两度重走长征路的脚步。
      
      便不说一天的行程走了两天。只说烟雨之中的腊子口,承载了多少历史的风雨;哈达铺的古迹,依旧恬静于遗忘之中,不言不语。便想起第一天翻越的那座不知名的山峦。三千八百米,有胸闷头昏,更有赏尽林莽幽避、草甸沉稳、秃岩奇诡的欣喜。
      
      知道草原的残缺给。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”这句古训,就从更见宽泛深远的人生各处,蜂涌着,长成一种坦然、淡然、宠辱不惊的力度,照向未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