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  • 科研动态
  • 近日要闻
  • 媒体扫描
  • 头条新闻
  • 学术活动
  • 信息公开
  • 讲座预告
  • 中科院头条
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暑热淡了疲惫遗忘了日间的许多不快和烦忧

  • 发表日期:2017-09-16 14:46
  •   一场突如其来的深寒,拉开了一个季节的序幕。冬天。冬天!
      
      将四季平行着摊开来,对比,单就节气而言,便见了冬的简约。只有寒冷的雪,装点着冬。雪裹寒意,寒借雪威,漫卷整整一个季节!
      
      脱去了春花的烂漫,洗却了夏日的浓郁,连秋那披含金带彩的大氅,妖艳也随风而去了。惟余天蓝地阔,在白发如雪的掩映下,一路苍茫辽阔着静默。苍松翠柏也许是曾经的辉煌,如今在记忆里,固守着依旧的鲜活。那些虬枝横斜、枯干傲立的写意,便就是剥去了纷繁和冗杂的蹉跎,经络清晰,线条苍劲,即便无言,也历历可数!
      
      一秋渐行渐浓的肃杀和萧瑟,一寸一分地、悄无声息地剥蚀,想必是必要而且最好的铺垫。立冬便来得不慌不忙,只需把眉宇稍稍地冷下来,“这就是冬天了这就是/需要把手袖起来的季节/用最厚的包装与寒冷对峙”!
      
      这时候,雪便袅袅娜娜地走来,一袭白衣,尽情挥洒着轻灵与飘逸的风情,挟裹成不怒自威的逼迫。由小雪到大雪,小则小得精灵古怪和俏皮,时而欢快,时而沉郁;大便大得浩渺和沉稳,不急不缓,舒张有度。小河如泪,或者干涸或者封冻,泪痕与遍布的沟壑一起,很随意地写着,写成沧桑难耐的寂寥,远读是慈祥,近读便成了知天任命的木讷。
      
      被冬至不断拉长的暗夜,终于訇然而停了。日子便渐渐地舒展起来,梅花以一缕绵长的幽香,宣布了回光返照的开始。尽管寒冷还是一日胜似一日地骄横,终于把光阴看透了的心,就比寒冷更硬!
      
      小寒也好,大寒也罢,终究是最后的岁月,无需铺张,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可以炫示。浓情旧梦,只在那处向南的暖墙下,偶尔泛起来,从远望的空洞里,流溢到尝遍酸甜苦辣的嘴角,成一抹轻笑!寒至极处,微微的地温就会潜滋暗长,与越来越光鲜的阳光一起,在心的最深处。当无需期待,不再期待,寒寒暖暖的结,就自动地开了。
      
      转眼,就是又一个春暖花开,尽管不属于这个冬。但心已经透亮,就会有灿烂的笑意,和一个叫安详的词,联袂!
      
      因为血脉相承,又一季的山花烂漫里,流淌的,还有这一季的血,鲜红鲜红!
      
      季节正行走在最浓烈的那节曲子里,步履稳健,姿态从容,满脸是得意的笑容。傍晚便分外地风姿绰约、摇曳情浓起来。窄了堤岸、高了山岗的场景便日日上演,除非是老天爷哪一天突然想起旧日情事,在懊悔和怀念中大把大把地漫洒珠泪。
      
      我也就一如既往地听任积习,每晚于饭后带点散淡,拎些随性,伴着漫无目的一起,晃荡于白龙江的江堤边。快走时冒充锻炼,走慢了就美其名曰散步。一任习习的江风,温婉而又轻柔地拂来摸去,不损一块铜板,便远了。
      
      这时候看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,因了内心的平和与沉静,便多了些许的异样色彩。那对想必是学生情侣,旁若无人地挥洒着绵绵爱意;这对一看就知道是新婚还不算久的小夫妻,轻扶慢掺的恩爱里,显然揉进了对下一代的宠爱和关怀。匆匆的是锻炼一族;悠悠的是乘凉的人们。轻捶猛打的,必定是老友重逢;点头微笑的,却是随时可见的熟人……大家都游曳于滚滚红尘之中!
      
      而江的另一边,每日总有三五个垂钓的人,或立或坐于杂乱的砾石之中,斜插一杆,抛一线于江水回旋处,悠然与江水对视。我曾多次驻足观察,却从未见他们有过一丝一毫的收获,带给他们意外的惊喜。无论晴朗,也不管阴霾,每每都是那么几个人,散落在那长长的河滩里。
      
      和我一样,总有一些人,趴伏在栏杆上,指指点点之后,疑惑着自己的疑惑,惊诧着自己的惊诧。却从未见那些钓者哪怕偶尔地瞟一眼此岸!倏然间想起自己曾写过的“独钓或许存在的二三知己”的话来,不由骇然心惊!随后,于莫名的悸动和羞惭之后,便是深切的顿悟了。
      
      从钓帝王的太公开始,到“独钓寒江雪”,江天辽阔的淡定日多,志存庙堂的气派却日见式微。及至我貌似的独钓,却已仅余搔首弄姿和故弄玄虚的流俗了!然而,此钓无论高雅还是低俗,终归于线端都有一物,实在地染了尘世的色泽。
      
      最高境界的钓者,也许,早已忘却了自己是钓者,忘却了为何而钓、又将钓何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