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  • 科研动态
  • 近日要闻
  • 媒体扫描
  • 头条新闻
  • 学术活动
  • 信息公开
  • 讲座预告
  • 中科院头条
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活着应用一生去酝酿这不搭调的感情

  • 发表日期:2017-09-24 12:59
  •  读书的时候,老师的评价有好有怀,但不管好坏,评语后面一律多加上三个字:个性强。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,从没变过,那三个字像小尾巴
     
    一样的尾随着我。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叫个性,便由着老师对父亲说我的个性有多强。不知者无畏,个性的强弱也就与我无关了。大学的时候终于懂了什么
     
    是个性,回想老师赋予的这三个字,嘿嘿笑了。
      
      个性强没什么不好,最起码对事物有自己的看法,不会人云亦云,虽然很自我,却独立。我知道,国人的心理:听话的孩子就是好孩子,而个性强的
     
    人是不听话的。
      
      大多人都会有偶像,我也有,那就是我妈妈和我奶奶。我妈为了敬业,可以不顾阵痛,一个侧翻把我从她的裤裆里掉在舞台上。我奶奶把一个四斤二
     
    两的脑残女婴捂在心口,没日没夜的精心养护,长成今天可以上房揭瓦的我。
      
      难得有假,难得有空,难得有心,从旧皮箱里翻出曾经发表过的文字。初中的,高中的,大学的,结婚前后的,离婚前后的,富贵荣华时,穷困潦倒
     
    时,直到现在的。忽然,发现自己的文风一贯的冷嘲热讽,尖酸刻薄,很少有花花草草及无病呻吟之章节,甚至没有少女的情窦初开。
      
      个性真够强的。默默点起一把火,把那些文字付诸一炬,这样的个性可以带到坟墓去,但不能继续在文字里。
      
      张满一张弓,把箭悄悄藏起。守着自己的心,安静过好日子,至于那涂满毒药的箭头,藏在那里?不说与人知。闲来无事,写些张牙舞爪的文字,粉
     
    着虫蛀的那半世孤独与清寂,把一个女流之辈,偏偏活成比铁都硬的汉子。
      
      生命之轻,债务之重。一个人沉默,不是因为在沉默中可以捡到金条,是因为病痛的呻吟并不好听,是的,没有谁把生活中疼痛的呐喊当成天籁之音
     
      
      后半世
      
      被一个执念牵着,便可以前不怕狼后不怕虎的活着,头顶的天和脚下的地是自己的,看好自己的心,让别人贪去,在别人的世界里永不难为自己。
      
      写字,需要底蕴,狂傲,需要资本。我的底蕴和资本是半生的经历和故事,这些经历是自己的,而故事是别人的。木心说:岁月不饶人,我也没饶岁
     
    月。看罢这句话,沉思片刻,微微一笑,告诉自己:我不但不饶,还与之决斗。
      
      当心底出现淡淡的喜欢,到后来涌成浓浓的醉意,夜深人静时,不觉之便深陷其中,当这种沉浸达到足够的深度,则出现无物无我,到了忘我的境界
     
    ,那就成了炽爱痴情,无论是对人或对事,。
      
      曾倾心于济公,那神仙老儿是鞋儿破,帽儿破,世间事看破。而我,凡夫女子一个,对世间事,没有看破,如看破,绝不会去工作,而是剃个光头,
     
    配一套行头,学济公做一个云游僧人。
      
      没看破,却也看透,在看透中把性格养成桀骜,在桀骜中把孤独练就,在孤独中把人生看淡,淡成文字中的宁静,在宁静中,把“无谓”二字修成。
      
      生死无谓,贫富无谓。剩下的就是和那个叫日子的时间叫板,把白天写成黑夜,把太阳写成月亮,把日事写成梦境,把性爱写成饭菜。
      
      有什么呢,既然有人把鱼翅吃成粉丝,我就可以把粉丝吃成鱼翅。无论山珍海味还是野草糟糠,只要你吃下去,过了喉咙眼都一样,人就是人,没有
     
    反刍的功能。
      
      有什么呢,我就是一个女巫,用咒语扬起大雪,用白色覆盖堕落。冬天,请给我留两棵冬青树和两只麻雀,让我袖着手站在门口看麻雀在冬青树上接
     
    吻或者吵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