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殖技术

  • 科研动态
  • 近日要闻
  • 媒体扫描
  • 头条新闻
  • 学术活动
  • 信息公开
  • 讲座预告
  • 中科院头条
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养殖技术 >

粉碎偶像的时代何况自己如此散乱的文字

  • 发表日期:2017-09-16 14:57
  • 倏忽之间,客栈开业已是一周年了。便觉着应该写点什么,好像也必须写点什么。知道我凡俗卑微的过往,最终是经不住岁月淘洗的,一年来的点点滴滴,如踟躇于流沙之上的脚印,不久,便会被光阴冷酷地吹了去,了无一丝痕迹。而此期间的哀乐歌哭,于自己,却也自是一份沉甸甸的存在,有必要在萎落为泥之前,写几行字,留给未来的岁月,咀嚼,或者叫纪念。
      
      去年的这个时候,“5.12”大地震的余震,还在不断地摇撼着人们已经十分脆弱的神经。虽然妻女已经安全地从成都辗转而回了,恐惧和慌乱也渐行渐远,但满目疮痍的生活,却仍需要一寸一分地重新拾掇。百无聊赖中,偶然的一次点击,QQ空间,便成了此时的出口。既满足了诉说的欲望,在转载和忆旧中分散心灵的迷茫;又让年轻时曾有的梦想,一点一点地泛上来,醒了积习,醒了灵魂放浪的狷介和癫狂!
      粉碎偶像的时代何况自己如此散乱的文字
      先是跟随时间的流水,一路静静地走着,走在四野静寂、天地寥廓的闲散与孤寂之中,独数落花与流水的韵味。渐渐的,便有了三几个朋友,相伴着,氤氲在随意和恬淡的交流之中,无法“闲敲棋子落灯花”,也不能“共剪西窗烛”,却也在文字的温暖里自得其乐。及至后来,朋友渐多,寒陋的客栈也有了些许繁盛的意味,容纳了天南地北,涵括了或高雅、或柔婉、或清丽、或旖旎、或疏淡、或雄阔等风格的朋友,只让古人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的意境,骄傲了凡俗的我,也频发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张扬。
      
      不说感谢了。我还记得那只有一面或几面之缘的朋友,记得留言评论里的友谊的暖意,更遑论一路走来、至今还在的朋友们,那份融洽与和谐,岂是一个谢字能够了得!也不一一点名了。我害怕排名的先后、一时疏忽的遗漏,会在无意间伤了某个人,那绝不是我的初衷。离开的,我尊重,并送上衷心的祝福;留下的,我珍惜,并将友谊继续精心呵护。
      
      写到此处,心便有点微微的疼痛。因为自视卑微,极少主动添加朋友,所以错过了许多文情并茂的高人,失去了可贵的学习机会。因为俗务繁忙,常常不能及时拜访没有添加好友的朋友们,因此冷了许多热情,寒了不少诚挚。也因为自知酸腐,明了偏居一隅的孤陋,而冷落了几许浓情的探问,廖然了几多相知的期盼。如今,却只有,也只能遗憾了,并表示深深的歉意!
      
      当固执地敲下这个题目的时候,自己便已明了,人生既有的性格中,有些缺陷是致命的!不是危言耸听。也不是哗众取宠。拿一代文坛斗士已有的题目,略过其与时代生死相系、振聋发聩的内容,作自己微末的文字的总领,本身就是要冒风险的。何况还是在如此虚妄和纷杂的空间中,与一己鸡毛蒜皮、家长里短的过往为伍,说明珠暗投是贴切的,就是被讥讽为拉大旗做虎皮也好像并不为过。
      
      想起这个时代是一个解构传统、,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,未几便会烟消云散。于是,便欣欣然。并戚戚然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