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种指南

  • 科研动态
  • 近日要闻
  • 媒体扫描
  • 头条新闻
  • 学术活动
  • 信息公开
  • 讲座预告
  • 中科院头条
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引种指南 >

生命不弃不离里蕴含了怎样一种重量

  • 发表日期:2017-09-16 15:06
  • 回乡探亲归来,倏忽间不觉已经十天有余了。一些话题,重重地压在心头,难以成章,却又欲罢不能。知道元旦已经走得很远了,握在手中的,只是自己还没有理好的思绪。便沉在虚拟的农场游戏中,走南闯北,东跑西颠,忙碌着轻松的采摘,是逃避,也是无力地抵抗。空间日志便空着,2010年就一言不发地等待着,等待着!
      
      二叔病重的消息,通过各种渠道,汇集到手边已经许久了,只是总有连绵不断的事儿,把探望的行程一推再推。元旦便是一个转折,把去年和今年分门别类。这时候就有一个罅隙,况且老天也算开恩,在大范围的漫天雪花之外,留出了晴晴暖暖的旅途。
      生命不弃不离里蕴含了怎样一种重量
      故乡还是老样子。冬天广布了满眼的灰白,绵延起伏着。雪在某些地方制造灾害去了,故乡便看不见一点痕迹。如此情景,倒也和此时的心境吻合。二叔的病略有好转。我不知道是姑父孤注一掷的虎狼之药在起作用,还是四叔从新疆赶来后,帮忙置办齐了寿衣棺板等诸多事体,二叔心情好转的结果。但我依旧感觉到沉闷,隐痛还是挥之不去。
      
      探视只能是探视,永远代替不了侍候。安慰的话说了,告别就来得很快。尽管知道能不能再见很难预料,但挥起的手上,必须写上肯定的笑容。远远之后,回望的视野里,有爷爷、奶奶、父亲的坟头,枯萎的荒草随风摇曳。一株老树,有一些枝枝桠桠零落了,一些也正在凋敝。
      
      在兰州姑姑处,知道三叔也从新疆出发了,便向单位补了假,退了第二天的车票,等着和三叔见了一面。父亲走得太早,年近古稀的叔父们,就成了亲情的寄托。可二叔身染沉疴,三叔四叔远在新疆,能够见面的机会,委实太过珍贵。特别是如此同时相见,想来实在是再难期望!
      
      仔细想想,亲情是最为恒久而且绵长的,尽管没有爱情那么轰轰烈烈,没有友情那么广泛热闹,但长于啊!